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库 > 职场

更新时间:2019-09-06 09:12:26

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 连载中

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

来源:天玄红线 作者:清酒煮茶分类:职场主角:天玄红线

名字叫做《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》的小说,《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》小说是一本职场,在这里为您提供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清酒煮茶小说阅读,小说结局出人意料,引人入胜,欢风华丽,剧情饱满,内容观念明确,形象鲜活 ,酣畅淋漓 ,作者:清酒煮茶,天玄红线小说的名字是《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》,.........展开

精彩亚博体育亚博体育试读:

红线用力咽下口中的红薯,因太急被噎得脸红脖子粗,虎子连忙说:“俺去拿水给你!”

“不用了。”红线用手顺了顺脖子。

“虎子,叫红线过来咱家,爷爷刚从山里猎了只野兔回来。咱今儿不上市集卖了,开开荤。”

    虎子爷爷老丁头头发胡子花白,脸上早已经堆起了层层叠叠的褶皱,但身体还健康得很。

    祖孙俩将田间地头那点儿活儿收拾得利利索索之外,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上山猎点野物。

老丁头猎户出身,是打猎的一把好手。虎子也不赖。

“不了,爷爷。”红线啃了一口番薯,“有这个就够了,能填饱肚子。您那兔子还是赶明儿拿去换点粮食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大步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若是不快点走,丁爷爷的猎物指不定马上就要遭了殃。

“你这丫头!”老丁头大喊。

虎子见红线走得快,连忙也跑了出去,跟上红线的脚步,压低声音说:“红线,别嫁给陈麻子。今晚上趁夜,你赶紧逃吧!要是徐家来追,俺帮你拦着。”

红线回过头,神色莫名看了虎子一眼,才咧开嘴笑了:“谢谢你,虎子哥。”

说完,她大步流星朝村东头而去。

虎子站在原地,看着她挺直的脊背和矫健的步伐,叹了口气。

他不知道,红线在转身的一瞬间眼眶红了。

    自从去年来到上溪村之后,红线受尽了苦楚,忍饥挨饿还是轻的,徐大力动不动就拳脚相向好几次打得她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道士说她母亲的死很有可能与上溪村有关,她早就逃了,还用等到现在?

    但是,就算是身边处处充满着恶意。

    只有虎子哥和丁爷爷是真对她好。

红线有时候甚至觉得她那亲生父亲和这祖孙俩比起来,倒是虎子像是亲哥,丁爷爷像是亲爷爷。

    今天,一定是爷爷听说她又被罚了,所以才想着留了兔子三个人吃的。

红线回到小河边,那里水草丰美,是个打猪草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河岸边柳荫下,天玄不知又说了句什么,惹得徐招娣笑得花枝......呃,草枝乱颤。

    红线撇了撇嘴,用力地快速割草。

    心里却想着:都来这里半年了,上溪村看起来正常得很,娘亲的死......真的和这个村子有关吗?

割了有小半篓子,只听得村边有人大喊:“不好了!出事了!!”

    红线直起腰朝那边张望,只见顺子叔大声说:“老丁头死了!”

丁爷爷......死了?!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红线脑子“哄”的一下瞬间空白。

    丁爷爷刚刚还捋着花白的胡子笑眯眯地说要做兔子给她吃呢。

“大力,大柱,快回去帮忙。”顺子叔叫着,徐大力一家子和其他村民全都扔了手里农具往村子里跑。

    天玄,徐招娣也赶紧跟上。 

红线走在人群的最后,二月的天蓝得水汪汪的,阳光暖融融的,但是她却觉得浑身发冷。 

她浑浑噩噩跟着村民们赶到虎子家,只见屋檐下早已经围了密密层层一堆人。

天玄站在人群外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陈麻子来收租子,老丁头说早就已经上交过了,两人起了口角,陈麻子的人就动了手......”顺子叔说。

“确实上交过了?”天玄问。

“确实。”顺子叔叹了一口气,“这收租子的事儿原本应该是村里里正做的,可是咱们平安镇不一样。镇里几个村子的耆长都是陈麻子,租子都是他在收。他家有后台,各个村的里正没有敢反对的。”

昭华的律法规定一村由里正和耆长各司其职,里正负责赋税教化,而耆长则负责逐捕盗贼。

村之上是亭、乡、镇,再往上则是县。

陈麻子一个负责逐捕盗贼的耆长,现在却能插手收受赋税,可见这中间的水很深。

“那就是不在其位却谋其政了?”天玄还在和顺子叔讨论来龙去脉。

红线将他往旁边一拨,自己钻进了人群。

虎子家的房子低矮,光线原本就昏暗,现在门口被重重围住,屋子里越发看不清楚。

红线还没跨进屋子,就已经闻到一股浓重刺鼻的血腥味。

进了屋,才看清地上躺着的正是刚刚还要做兔子给她吃的丁爷爷,老人花白的头发被鲜血染得通红,后脑勺接触的地面上汪了一滩血。

虎子跪在他身边眼神空洞。

凑近细看,能看到他脸上满是泪水。

红线跪在他身边,一手搭在他肩头:“虎子哥......”

虎子有些迟缓地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。

“我会替爷爷讨回公道。”她的声音不大,且周围还有七嘴八舌吵嚷的声音。

但是天玄泼冷水的声音还是在她背后传来:“讨回公道?就凭你?”

红线跪坐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天玄,天玄一愣。

这丫头坚毅的眼神透着一股倔强,让他想到了暴风劲雨中趴伏在地上的野草,只要不将她将根拔起,总有继续茁壮生长的时候......

“公子,您听她吹呢!”徐招娣在一旁冷笑,“就她?连我爹的拳头都躲不过,还想和陈麻子作对?俺估计她这是被**得失心疯了!”

“红线。”虎子沉默了好久之后才嘶哑着开了口,“爷爷的事儿俺自己来。你不要掺和进来。”

红线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,神情莫名看了虎子一眼,慢慢站了起来,她看向门外。

阳光灿烂,村民们脸庞黑里透着红,是长期在太阳下暴晒的结果。

他们站在暖阳里,却活在这个世界的最冰冷的底层,需要承受着最多的苦难。

他们的命和丁爷爷一样,都贱如蝼蚁,任何有权有势者只要轻轻一捏,就能让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。

“我要去告官。”红线的声音不大,但是很坚定。

陈麻子的事关乎到整个平安镇的赋税,要想整个镇的百姓能多几口口粮,这种情况只能上呈父母官。

毕竟,乡绅们勾结,就算一个陈麻子能倒下,还会有更多顶替他的人补上这个位置。

红线考虑得有理。

“告官?”徐招娣嗤笑,觉得自己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“红线,你脑子不是傻了吧?官官相护你不知道吗?”

小说《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》 第八章 恶霸打死了丁爷爷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